單單上述的一些自然因素,是不會使臺灣在如此短短十年之間,產生如此駭人聽聞前所未聞的土石流災害的,關鍵在於其背後人為的因素,自食其惡果。不當的濫墾濫伐,任意地改變原有的林相,將原先的樹林闢建成果園、改種檳榔,無限制地土地開發,政府輕易地批准山地開發......這些,說穿了,還不是老掉牙的那句「做好水土保持」!缺乏植物涵養水份的土壤,就像失了梁柱的房屋般,任憑地心引力的牽引,砸得人類頭破血流!唉...大地的反撲...

土石流與人禍的釐清

 最近豪大雨造成山崩、橋斷、淹水等災害,媒體皆以土石流災害發生統稱之,事實上『土石流』可分成『人為禍害』(排水不當造成山洪暴發)與『天然災害』(土石流)兩種,前者最明顯的例子即是不當的濫墾、濫種(檳榔、茶、高山蔬果),為了增加種植面積連陡峭坡地皆挖除鏟平,此舉破壞了大自然平衡,原有山溝天然排水系統在整地過程不是被填平就是任意改道,潛藏著土石流(山洪暴發)的破壞點,而為了運輸農產品,更積極拓寬產業道路,當產業道路越多,開挖山坡地的線就愈長,破壞自然平衡的線串聯所有開墾點形成整個破壞潛勢面,被擾動的土壤、地質與天然野溪排水系統的填平改道截斷,在豪雨來臨時地表逕流四處沖涮著鬆動土層形成山崩,再往中游沖擊橋樑結構物造成橋斷,配合下游河道垃圾阻塞、淤積,由上游傾注而下的山洪渲洩不及,下游淹水是必然的。因此『產業道路開拓到那裡,災害即發生到那裡』是台灣目前災害發生最佳的寫照,正確的說法應是上游地區不當的開發造成『山洪暴發』而非『土石流災害』。至於真正土石流(Debris flow)天然災害則為河谷地連續降雨,暴雨量超過某一極限,堆積於斜坡上之風化土層或山坡地覆蓋層泡水飽和,土壤顆粒結構變形塑化液化失去抗剪力而瞬間形成的一種泥沙運移(sediment transport)和堆積不斷循環現象。在台灣以南投縣的神木村為代表,天然土石流的產生是大自然循環平衡之一種現象,也由於上游源源不斷的砂石藉由水的運移往出海口補充,緩衝沿海波浪對台灣陸地侵蝕,面對大自然的力量,人類不應也無法與之抗衡,最佳對策即是搬遷,所謂『危地不居』即是此理,只是現況的台灣,不管天然與人為,一昧蠻幹,硬要濫墾、強要居住,災害往往隨之發生。總之,災害的發生應釐清其真正原因,不能皆以天災、土石流一語帶過,人為的禍害,尤其是忽略排水系統功能,漠視大自然水的力量,將為台灣帶來無限的災害,為政者應釐清並提出可行防止對策才不會事半功倍。

前言    土石流與自然     土石流與人文     水土保持與防範    危險地帶 

土石流分布     可怕..可怕的土石流     資料出生地